林吉祥表態了!◤爪夷文書法課題◢2000字文告 林吉祥來自塞勒姆的爪夷書法立場!

(吉隆坡4日訊)民主行動黨依斯干達公主城國會議員林吉祥於2019年8月4日(星期日)在泰米爾納德邦的塞勒姆發布的媒體文告:

為了達到馬來西亞的黃金時代,馬來西亞人民必須建立新的自信、新的「馬來西亞能」精神,以驅除人為或想像的恐懼和魔鬼。

昨天在塞勒姆的行程中,我會見了當地的馬來西亞人和馬來西亞留學生。

我一直從遠處關注國內的發展,包括計劃在華小和淡小四年級馬來文課程中介紹爪夷文書法(khat)的爭議。

以下的問答是似乎是爪夷書法爭議到目前為止的狀況:

1. 問:在新的計劃下,華小和淡小學生是否要強制學習爪夷書寫?

答:答案是否定的,因為教育部長已經保證不會評估學生們掌握該藝術的能力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2. 問:介紹爪夷書法成為修改後課程的一部分,有關計劃是何時決定的?

答:在國陣政府執政時的2016年。

3. 問:教育部是否願意考慮有關課題的進一步看法?

答:「即使在學校介紹爪夷書法的計劃將繼續,教育部將繼續接受各方的觀點,確保有公允的考量。」教育部長在星期五的一份聲明中如此說道。

另一個應該提出的問題或許是,一個學習了爪夷文的人,是否背叛了華人的種族、語言和文化?

對我而言,答案是否定的。

當我於1969年第一次在《內安法令》下被扣留時,我在扣留營中自學爪夷文。那不但沒讓我的華人特質減少些什麼,或許還讓我變得更像馬來西亞人。

多元種族、多元語言、多元文化和多元宗教的馬來西亞應該採取什麼形式的國家建設 – 同化或融合?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1994年,馬哈迪醫生在他擔任馬來西亞第4任首相的第13個年頭,公開宣布國陣政府放棄了同化的國家建設政策,因為它已經意識到這不適合像馬來西亞這樣的多元社會,因此融合而不是同化應該成為我國建國進程的基礎。

然而,除了同化和融合,還有國家建設的第三種選擇——沒有同化也沒有融合,但不同的社群只是在同一政治制度下分開並存。

我一直主張融合——不是同化,也不是既不同化又不融合的民族建構,但僅僅是讓不同的社群在同一個政治體系下各自生活。

有些華人完全生活在自己的華人世界中,沒有與其他種族互動;正如有些馬來人和印度人完全生活在各自的馬來或印度世界中一樣。

這不是我努力爭取的馬來西亞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我想看到的馬來西亞是馬來人、華人、印度人、卡達山人和伊班人從他們自己的世界中走出來與其他社群互動;學習、欣賞和接受馬來西亞不是屬於任何一個社群,而是所有不同的社群使這片土地成為他們的祖國,一個華人沒有因其精湛的爪夷文而背叛種族和文化;一個馬來人不會因為他的婆羅多舞曲目而背叛種族和文化,或者一個印度人因為掌握了中文書法而背叛了種族和文化。

換句話說,馬來西亞人是一個華人,他不是100%的華人,但有一個額外的面向,可以說是馬來西亞為他添加的面向;馬來人不是100%的馬來人,而是有馬來西亞為他添加的面向;印度人不是100%的印度人,而是有馬來西亞為他添加的面向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正如我昨天在金奈所說的,所有馬來西亞人都必須提出一個問題:在馬來西亞的背景下,誰是「他者」?

「他者」指的是華人和印度人之於馬來西亞的馬來人、馬來人和印度人之於馬來西亞的華人,以及馬來人和華人之於馬來西亞的印度人嗎?

如果這就是答案,那麼我們就還沒有在馬來西亞國家建設中取得成功,因為「他者」只能是非馬來西亞人,無論是來自印度尼西亞、中國、印度還是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。

教育部長馬智禮說,該部為學習馬來文的4年級學生介紹爪夷文書法,並不是為了在華小和淡小「建立伊斯蘭化」的舉動。

他說,人們不應該把介紹爪夷文視為文化同化,因為引入爪夷文書法是讓學生認識到國家遺產和特徵的努力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例如,爪夷文字就出現在令吉鈔票、馬來西亞國徽和各州州徽。

我必須承認,我沒有意識到在令吉鈔票上有爪夷文。這讓我去看印度盧比鈔票,不僅有官方印地文,也其他地區的官方語言,如泰米爾文、泰盧固文、馬拉地文、烏爾都文、馬拉雅拉姆文、古吉拉特文、孟加拉文、旁遮普文和卡納達文。

可是,我同意馬來西亞在教育方面的迫切重要性是推行改革,使馬來西亞學生在國際評估中能夠達到高於全球平均水平的成績,並在世界上排名前三分之一,而不是像今天這樣,置於最低的三分之一的等次。

馬來西亞似乎陷入了一種非同尋常的境地,如果不加以處理,只會導致更大的分裂和不團結及停滯不前,不能利用彙集在馬來西亞的伊斯蘭、中華、印度和西方文明的最佳價值觀和品質來建立一個偉大的馬來西亞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這種非同尋常的情況是馬來人感到受威脅、華人感到受威脅、印度人感到受威脅、卡達山人感到受威脅、伊班人也感到受威脅。

每個社群都被告知其文化和種族面臨著生存威脅。

然而,誰在為我國所有種族群體製造這些威脅呢?

不僅各民族都感到受威脅,伊斯蘭教也感到受威脅,非伊斯蘭宗教亦感到受威脅。

馬來西亞人必須建立一種「志比天高」的新自信、一種嶄新的「馬來西亞能」精神,驅除各種人為或想像的恐懼和魔鬼,使馬來西亞在各個人類致力於發展的領域脫穎而出,從而實現馬來西亞的黃金時代。

行動黨資深領袖林吉祥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爪夷書法爭議 林吉祥表態了!

行動黨資深領袖林吉祥指出,他在內部安全法令下被扣留時學習閱讀爪夷文,但這並沒有使他的華人特質減少些什麼,這反而讓他變得更像馬來西亞人。

「另一個應該提出的問題或許是,一個學習了爪夷文的人,是否背叛了華人的種族、語言和文化?對我而言,答案是否定的。」

他今日發表文告指出,雖然目前他身在印度訪問,但他一直從遠處關注國內的發展,包括計劃在華小和淡小四年級馬來文課程中介紹爪夷文書法的爭議。

他在文告中,以數道問答題帶出爪夷書法爭議到目前為止的狀況,包括說明推行爪夷書法計劃是國陣政府執政時在2016年決定的。

他也說,即使在學校介紹爪夷書法的計劃將繼續,教育部將繼續接受各方的觀點,確保有公允的考量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他透露,人們不應該把介紹爪夷文視為文化同化,因為引入爪夷文書法是讓學生認識到國家遺產和特徵的努力。

「例如,爪夷文字就出現在令吉鈔票、馬來西亞國徽和各州州徽。」

他指出:「我必須承認,我沒有意識到在令吉鈔票上有爪夷文。」

「這讓我去看印度盧比鈔票,不僅有官方印地文,也其他地區的官方語言,如泰米爾文、泰盧固文、馬拉地文、烏爾都文、馬拉雅拉姆文、古吉拉特文、孟加拉文、旁遮普文和卡納達文。」

他強調,馬來西亞人必須建立一種「志比天高」的新自信、一種嶄新的「馬來西亞能」精神,驅除各種人為或想像的恐懼和魔鬼,使馬來西亞在各個人類致力於發展的領域脫穎而出,從而實現馬來西亞的黃金時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