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父去世,為獨佔家產把繼母趕走,豈料繼母卻上了一輛豪車,原來她是。

15038174502872.jpeg



故事示图,聊斋故事

刘小六的父亲在60岁那年再婚,爷俩因为这事闹得很不愉快。

他的继母与父亲同龄,看上去身体还算硬朗,两人一结婚就出去旅游了,用了两年的时间游遍了大半个中国。

之后刘父就病了,肺癌晚期,身体一天不如一天。继母对他的照顾还算尽心,形影不离。

在外人看来,刘父是娶了一个好老伴儿,可刘小六认为,她就是惦记上了父亲的钱。


刘父是退休教师,每月退休金三、四千块,这在他们那个小城市来说,算是相当的不错了。

就因为这个,刘小六的母亲死后,经常有老太太找上门来,都被刘父拒绝。

在这些老太太当中,继母算是最不起眼的,可刘父一见到就要娶她,可见这女人是多有手段。

她一定也是看上了父亲的钱。

刘父在死亡线上挣扎了半年,还是走了。他走的那天,继母拉着他的手死活不肯松开,眼睛都哭肿了。


刘小六忙着办后事也顾不上他。丧事办完了,他便翻箱倒柜的找父亲财产。父亲临死前告诉过他,除了这套120平米房子,他还有50多万的存款。存款留给他,房子给继母。

虽然说是小城市,可这房子也值个七八十万。给一个刚认识两、三年的外人,父亲是不是疯了?

刘小六哪会甘心,他问继母:“我爸给你留遗嘱了吗?”

15038174507695.jpeg



故事示图,聊斋故事

继母说这套房子是留给她的,只是口头说的,没用书面文字。刘小六心中一喜,这就好办了。

“这套房子是我爸和我妈合买的,我妈临死前说她所有东西都是留给我的,所以这房子我爸无权一个人做主。也就是说他对你说的话是无效的。”

刘小六的意思很明了,继母也不是傻子,她无奈地看着他,好一会儿才说:“让我在这儿陪你爸最后一段儿时间,过了三七我就搬走。”


“可以。”还算识相,他真怕继母跟他争财产。

不过,她在这儿一天,刘小六的心就不能完全放下,他怕她改变主意。

这几天他特意跟单位请了长假,就在家看着她。

继母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眼睛一直是红红的。

到了三七这天,继母最后一次祭拜完刘父,回房收拾了东西,刘小六伸著脖子看着她的包,继母苦笑,主动打开,拿出里边所有东西给他看。


除了钱包里的几百块钱似乎什么都没有,刘小六放心了。

临出门时,继母对他说:“好自为之。”

刘小六把继母送下楼,正想帮她叫辆车,却看到一辆省城车牌的宾利停到了他们面前。司机跑下车,打开后门,对继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继母再次回头看了看刘小六,说:“虽然你不认我,但为了你父亲,我还是不会拿你当陌生人看待,如果遇到问题可以随时来省城的万国大厦找我。”


省城的万国大厦?跟她有什么关系?

刘小六愣神儿的工夫,宾利车开走了。

他的心里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慌乱。给他的一个朋友打电话,那朋友是万事通。他把继母的照片儿发给了那个朋友,请朋友帮忙打听。

三天后有了回信儿,原来继母竟然是省城里一家房地产公司的幕后老板,现在公司由她的儿子打理。

她曾经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初恋情人,阴差阳错两人最终没能在一起。在两人都变回单身后,为了抓住这幸福的尾巴,他们不顾家人反对,坚持结了婚。


15038174619056.jpeg



故事示图,聊斋故事

可这幸福只维持了两年,就因男方的离去结束了。她不得不又回到了原来的生活。

原来,原来……

刘小六现在除了悔恨还是悔恨,满脑子都是那辆宾利车和朋友的话“不是你的,就算是送到你面前,你也得不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