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19岁NUS女生金文泰路遭遇不幸】好友亲人竟说出她身前是个这样的女生 见者心酸

19日晚上7点半左右,金文泰路和联邦西道(Commonwealth AvenueWest)交界处发生致命车祸,一名19岁女学生不治身亡。一个专门追踪全岛车祸现场的网站在面薄页面上发布了一个视频,还原那场致命车祸,之后,视频被撤下。当时,载着4名国大学生的银色德士正在路口转弯。

这时,另外一辆轿车高速前进,径直地撞上德士的左侧!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强大的冲击力使轿车的车身基本腾空。

而德士也被撞得打转,后座的一名女生差点被甩出车外!

和她互相是“灵魂伴侣”的母亲表示,女儿非常孝顺,每周都会回家陪家人。两人关系很好,还共享一个衣柜;Kathy的好友和教授也指出,她的人缘非常好,大家都对她骤然离世感到悲痛万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《亚洲新闻台》报道,Kathy虽然住在宿舍,但她非常注重与家人相处的时间。每个星期五傍晚或星期六早上,她都会收拾行囊,回家和家人相聚,并在星期天回到学校。

Kathy的母亲JacquelineOng说:“我们是彼此的灵魂伴侣。”每个星期六,两人都会花上至少四小时谈天。两人一边聊天,一边清洗Kathy从学校带回来的衣物、折衣服、整理背包等。两人无所不谈,话题可以是Kathy的学生生活、课堂学习、朋友,甚至是她潜在的追求者。

Jacqueline说:“我们都对彼此非常坦诚开放……她经常让我评价对她有兴趣的男生,她会听我的意见。她明确告诉我,如果我说‘不’,她也会向那些男生说‘不’。”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不仅如此,两母女的关系好至共享一个衣柜。Jacqueline表示,女儿花钱十分小心,每当需要新衣时,她都会先查看母亲的衣柜。

“今天我觉得很糟。他们让我带她喜欢的鞋来,我才发现她没有喜欢的鞋子,因为每次她参加活动时,她都穿我的鞋。”

“我上个星期才告诉她‘学校假期时,你要购买一双正式的鞋子’。她现在穿的鞋子,还是我的。”

Jacqueline说,Kathy也曾告诉她,当她找到第一份工作时,她会用自己的钱带爷爷去澳大利亚度假,澳大利亚也是她喜欢的国家。

母亲:有时觉得“自己是女儿,Kathy才是母亲”

Kathy也很关心家人。Jacqueline说,女儿很关心她,甚至让她觉得“自己是女儿,Kathy才是母亲”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她举例,自己曾捐赠器官给亲人,此后她经常生病。Kathy在她进行器官捐赠手术后,更是特别关心她的健康。

Jacqueline说:“她总是告诉我‘妈咪你不能离开我’。她还让我告诉她我不能死,因为她要我帮她挑选丈夫,带大她的孩子,让他们像她一样。”没想到,如今是女儿先离开了。

两人经常拥抱和亲吻,Kathy每次和母亲出门,也会毫不害臊地握紧母亲的手。

Kathy的好友也说,她十分照顾家人,永远将家人放第一位。一名她的好友说:“她至今做的每一件事、每一个决定都考虑到她的家人。”

另一位好友说:“她每个星期都想留在宿舍,可是她是独生女,她也想回家,所以她经常左右为难。”

死者热衷参与宿舍活动 人缘很好

Kathy是国大环境科学系一年级学生,平时住在香灰莉木学院(TembusuCollege)中的Ora宿舍。她经常参与宿舍活动,也是宿舍委员会的一员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车祸发生时,Kathy和三名委员会成员正搭德士到金文泰,打包晚餐带回宿舍,参加一个宿舍的聚会,欢送宿舍的学长姐们,岂料发生意外。

(网上视频截图)

她的好友和教授说,Kathy几乎参加了Ora宿舍的所有活动,包括表演、科学活动等,她也主办活动促进宿舍生之间的感情。Kathy也参加了五到六个学生团体的委员会。

香灰莉木学院的Gregory Clancey副教授说,和其他学生相比,Kathy“非一般地活跃”。

他说:“她参加了很多不同的团队,她对很多东西都很感兴趣… …她非常受欢迎,有很多朋友。”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“她很认真,但也很开朗,所以一直都很受欢迎。”

Clancey博士也说,学院星期五安排了交通载送约120名学生到Kathy的灵堂,并计划在她星期一出殡前作出更多安排,让其他人到灵堂致意。Kathy的灵堂设在甘榜巴鲁路(KampongBahru Road)的圣特蕾莎教堂(Church of St Teresa)。

国大科学院副院长Chew Fook Tim博士说,Kathy人缘非常好,学习中也对生物多样性感兴趣。

他说:“她写了很多部落格文章,部分是为了她的作业,但她做了更多。她是个有目标的人,对生物多样性有热忱。”

也是国大香灰莉木学院院长的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也说,Kathy曾两次参加他的论坛,因此对她有印象。

“她经常来到论坛,表现得非常有兴趣。虽然全场总共有600名学生,我记得我和她有过交流。她总是出现,而且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人。”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Clancey博士说:“作为一个社群,我们将长期处于悲痛中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