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曾被所有人罵變態 卻讓6億女性有了生存尊嚴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       當你知道自己要去哪裏,

  全世界都會爲你讓路。

  護墊俠

  Padman

      一個男人要做衛生巾?

  還穿女裝,收集癖,逢人就問「今天你來姨媽了嗎?」全村人都說他瘋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曾經一度妻離子散衆叛親離,獨居5年窮困潦倒,卻獲得印度(專題)總統親自頒發的國家創意大獎;

  入選時代雜誌年度影響力100人,與比爾蓋茨同臺演講,連「印度的良心」阿米爾·汗都爲他站臺。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一個初中輟學的窮小子,用一把棉花和一堆破銅爛鐵,憑一己之力造出了讓跨國公司都害怕的「姨媽神器」,就爲了讓身邊的姐妹們人人都能用上合格的衛生巾。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美國有蜘蛛俠,蝙蝠俠,那麼在印度,史上最強「大姨夫」阿魯納恰達姆,就是當之無愧的「護墊俠」。

  ▼

  故事還得從一個寵妻狂魔開始說起。

  阿魯納恰達姆出生在一個紡織工人家庭,從小家境貧困,父親早逝,懂事的阿魯納14歲就輟學幫工維持生計,16歲成了一名電焊工,29歲才結婚成家。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一個偶然的機會他發現妻子用一塊髒布解決生理期的衛生問題。那種骯髒不堪的破布怎麼能用?「我甚至不想拿它擦摩托車」!

  他心疼地質問妻子:「爲什麼你不用衛生巾?」

  妻子回答:「如果花錢買衛生巾,那我們家就沒錢買牛奶了。」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這讓阿魯納震驚不已。在印度鄉村,衛生巾不僅價格昂貴,還是邪惡污穢的象徵,婦女們提起來都覺得羞恥,更不會想到去買。

  但那塊骯髒不堪的破布刺痛了阿魯納的神經,他立刻到商店買了一盒衛生巾,29年來第一次認真端詳這傳說中的「禁忌之物」。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但很快他發現,眼前的衛生巾不就是棉花和紙巾麼!不過幾分錢的成本,那些大公司就要賣好幾美元,我爲什麼不自己做一些呢?

  於是腦洞大開的「寵妻狂魔」阿魯納找來了乾淨的棉花,用紙巾包裹摺疊,DIY了一款「簡易版」衛生巾送給妻子。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本以爲會得到妻子的誇獎,但沒經過處理的棉花既不殺菌也不防漏,還不如破布,第一次嘗試宣告失敗。

  「不就是一團棉花嗎?」阿魯納重新研究了市面上的各類衛生巾品牌,不斷推出改良版本,他需要大量用戶來試驗,給出反饋。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但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。

  在印度,女性的經期話題一直是個禁忌,經血被視爲「不潔」「羞恥」「詛咒」的洪水猛獸,更別提從一個男人手中接過一片衛生巾。

  整個國度3.55億育齡婦女,僅有12%能用得起合格的衛生巾,剩下的女性不得不使用舊布、穀殼、乾草、灰土,或者舊報紙等物品潦草解決,因此引發的感染死亡病例不計其數;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造價昂貴又消耗巨大的衛生巾,貧困之家根本負擔不起,很多女性在生理期被迫停止工作、學習,約有23%的女生初潮後乾脆完全退學。

  很多無知的村民甚至認爲衛生巾是不祥之物,會給人帶來災劫,唯恐避之不及。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兜兜轉轉,妻子就成了他唯一的「種子用戶」。但每個月一輪迴,等不及妻子的生理期的他終於決定自己上陣:

  「那一刻,我感覺自己就像那個第一次在月球上留下腳印的Armstrong,只不過我是全世界第一個穿著衛生巾的男人。」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爲了模擬女性的生理期,他找來了一個足球內膽掛在下身當子宮,在膽壁上戳幾個洞,再加上一些防止血液迅速凝固的藥劑。

  墊上自製的衛生巾,又灌了一瓶羊血綁在腰間,插一根管子通到「足球子宮,按一下那個瓶子,血就會流到「那兒」。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炎炎夏日,他掛著這個滑稽的人造子宮,在村莊裏走街串巷,不斷泵出的血液測試著衛生巾的吸收率,也把他的衣褲弄得骯髒不堪,惡臭熏天。

  過路的村民們都說:「這男人一定是瘋了!」

  但他絲毫不在意,照樣我行我素,因爲他認準的事情,沒人能夠動搖。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走路、跑步、騎車,走到哪裏就掛到哪裏,就這樣連續做了五天「女人」。解下「子宮」的那一刻,他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輕了,但心裡卻從此多了一份沉重。

  「我一輩子也忘不掉五個混亂,骯髒,潮溼的日子」,他突然明白,對女性來說,一片不起眼的衛生巾,幾乎能決定她們一生的命運。

  他暗暗發誓,一定要讓身邊的母親和姐妹們都能用上便宜又衛生的姨媽巾。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但衛生巾的製作並沒有那麼簡單,不得要領的阿魯納一次次改良產品,換來的仍是一次次的失敗。

  還沒等完美的衛生巾造出來,阿魯納一家子就已經成了全村的笑柄。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新婚的第18個月,

  妻子終於受不了閒言碎語提出離婚;

  他轉而求助妹妹,卻被當作一樁奇恥大辱,

  控訴哥哥來家裏送衛生巾讓她丟盡了臉;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他鼓起勇氣來到醫學院門口,

  向來往的女學生免費分發衛生巾,

  但女孩們聽到他要回收用過的衛生巾後,

  以爲他是流氓變態,

  尖叫著四散跑開了。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好不容易收集到的一些試用樣品,

  全部被他精心擺放在家中後院,

  各自編號一字排開,方便統計和觀察;

  母親看到後以爲他在暗中實施什麼黑魔法,

  嚇得哭喊起來,一把將樣品掀翻在地,

  也收拾行李離開了家......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「好好的大男人非要跟那些髒東西搞在一塊,不要臉!」他成了村民們茶餘飯後的談資,冷嘲熱諷的對象,連曾經的朋友見了他也都躲著走;

  他在門口晾曬試驗後血跡斑斑的內衣褲,大家都傳言他感染了可怕的怪病,要麼就是中了邪,會在晚上變成吸血鬼,喝女孩的血......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終於有一天,村裏的男人們聚集起來,要把他綁起來倒掛在樹枝上「驅邪」,不然就「滾出村子」。

  想到未完成的衛生巾大業,阿魯納心一橫,捲了鋪蓋就離開了村子。

  妻離子散,衆叛親離,他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。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當一個人掉入孤獨的深淵,心中的目標就會成爲唯一的光。

  他自嘲「無知者無畏」,爲了弄清楚衛生巾的工作原理,這個14歲就輟學、連字都認不全的電焊工,憑著一股子韌勁,查資料、做實驗;

  慢慢學著去研究材料學、分子學,操著一口蹩腳的英語,一遍遍給大型跨國製造工廠寫信,希望有人能注意到低端消費者的需求。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他的真誠和熱心打動了一位大學教授,在他的啓發下阿魯納終於發現了製造衛生巾的關鍵材料——一種提取自松樹皮木漿的纖維素。

  找到了關鍵原材料就能投入有效生產,窮困潦倒的阿魯納第一次感覺欣喜若狂。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但很快他發現,分解松樹皮所需的進口儀器造價不菲,一臺就要超出540000美元的天價,怪不得衛生巾的價格如此昂貴!

  既然要自己做衛生巾,不就是要打破價格的壟斷嗎?儀器也是人造出來的!從小成長在紡織工業小城,又有多年電焊工經驗,「我爲什麼不自己設計一臺?」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於是他把自己關在獨居的小屋裏,設計、畫圖、選材、拼裝,一遍遍調試,一遍遍改良,廢寢忘食,終於在四年半後成功造出了分解儀器的平價替代版。

  新機器看似簡陋卻功能齊全,可以將堅硬的松樹皮分解成蓬鬆的原料,棉絮製成無紡布,外加一套紫外線消毒裝置,整合下來不到1000美元。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更重要的是它操作簡單方便,一個小時就能搞定。任意一個鄉下廚房,隨便一位鄉下婦女,只要準備好原材料,人人都能給自己做出合格的衛生巾!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他把機器送給當地的貧困婦女組織,第一次給她們演示製作衛生巾的步驟。

  看著粗糙的棉絮在齒輪轉動之間變成一片片潔白柔軟的衛生巾,女人們焚香淨手,唱起了對神明虔誠頂禮的「普伽」頌歌,年長的婦女甚至落下淚來,緊緊攥住阿魯納的雙手:

  「你拯救了印度的未來。」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印度鄉村低成本的「姨媽神器」一下子傳開了,跨國公司的大佬們坐不住了,聯合利華的市場人員甚至專程找到了他,他們勸他申請專利,坐等利潤水漲船高。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但這一切都被阿魯納拒絕了:「我知道這是發財的一條捷徑,但我不想。因爲從小我就知道沒有人死於貧困——一切都是因爲無知。」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爲了在全國推廣這項福利,

  他將機器無償捐贈給貧困地區的互助團體,

  每到一個村莊,

  他手把手教當地婦女們操作機器,

  普及生理衛生知識;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他還帶著這臺機器四處演講,

  希望打破人們對女性生理期的禁忌,

  消除社會輿論的偏見;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2013年,這款機器在印度的26個邦及6個其他國家發放了約1000臺,每個製造點可以爲當地婦女提供3~10個就業崗位,並帶來每月1萬盧比的利淨潤。

  一片衛生巾,給印度女性帶來的不僅是衛生和健康,更重要的是,讓她們重拾了生活的尊嚴。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這項發明還獲得了當年的國家創新大獎,在提名的943個條目中排名第一,當時印度總統普拉蒂巴·帕蒂爾親自爲他頒獎,震動了整個製造界。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一戰成名的阿魯納應邀到印度理工學院演講,聽衆席上西裝革履的IMBA精英們難以置信,政府每年花費鉅額預算都沒能解決的公共衛生問題,竟然被一箇中學文憑都沒有的窮小子解決了?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2014年,他又憑藉傑出的貢獻入選《時代》雜誌全球最有影響力的100人,一時間所有光環縈繞一身。

  人們以爲他會藉此機會創辦公司成爲行業巨頭,但他卻在網站上公開全部資料,開放了所有授權,如今已有超過110個國家和地區開始引進他的新機器,包括肯尼亞、奈及利亞、模里西斯、菲律賓和孟加拉。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他的心願仍和當初一樣簡單純粹:「我不想去辦什麼大企業,我就想讓那些用不起衛生巾的女性都用上合格的衛生巾,全球也一樣。」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今年年初,由阿魯納的經歷改編的記錄電影《護墊俠》在印度上映,阿魯納在社交網站上發起了「曬出你和衛生巾的合照」的活動,呼籲全社會關懷女性生理健康,一石激起千層浪,連阿米爾汗都爲他捧場。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▼

  有人問他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刻是什麼?是接受總統頒獎嗎?

  他說不對,他最自豪的一刻,是一年前去往北部山村的一戶貧困人家安裝機器,一年後接到了那位母親的電話,聽到她輟學的女兒終於又可以返校讀書的消息。

  「國家都沒做到的事,一臺機器卻做到了!」

  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當一個人知道自己要去哪裏,

  全世界都會爲他讓路。

  幸運的是,

  這一路走來,他都不曾放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