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前体育主播傅达仁-走进死亡屋安乐死

台前体育主播傅达仁-走进死亡屋安乐死

 

 



傅达仁采球鞋拄著拐杖走出酒店大门,太太郑贻紧挽着他。(苹果日报)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(瑞士·伯尔尼7日综合电)台湾85岁前知名体育主播傅达仁,周四进入瑞士“死亡屋”,于瑞士时间周四上午11点,接受安乐死。下午1点37分(大马时间晚上7点37分),傅达仁太太郑贻出面哽咽证实:“傅达仁已没呼吸心跳,离开这个世界。”

台湾《苹果日报》独家报导,傅达仁的太太郑贻(郑正珏)、独子傅俊豪和媳妇,还有小他40岁的红颜知己陈小姐、即傅俊豪的生母,全都来到这里陪伴挚爱的他,走上他选择的平安、自然、无痛的人生终点站,也是他心心念念的“安乐善终”。

 

傅达仁曾于周四上午9点56分上传干儿子李恕权拥抱他的照片,“他将和我们一齐在现埸唱歌、点蜡,圣灵充满,谢主恩典!”。上午10点15分,傅达仁在家人的陪同下拖着孱弱病体,搭车前往位于郊区的瑞士组织“尊严”(DIGNITAS)。他穿别著徽章的西装、踩黑球鞋,拄著拐杖在老婆搀扶下从酒店走向“尊严”机构的黑色马赛地V系列休旅车,《苹果》记者向他说“大哥再见”,他从容回应“掰掰”,上车前他挥手并伸出食指比天意味着“感谢上帝”,留下遗言:“这仗一定要打!”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傅达仁早前在面子书上传干儿子李恕权拥抱他的照片。(苹果日报)

干儿子陪伴跟拍

他干儿子李恕权持手机、自拍棒陪伴跟拍。约半小时后,车子抵达“尊严”位于弗池(Forch)小镇的“死亡屋”。傅达仁在家人陪伴下走入“死亡屋”,接受“辅助?陪伴性自杀”(assisted/ accompaniedsuicide),也就是“安乐死”。他进入一刻,挥手向记者说再见。由于媒体不能进去,只允许家人进入,这一刻是傅达仁的最后身影。

sponsored links

 

2个多小时后,太太郑贻出面哽咽表示,傅达仁已没呼吸心跳,离开这个世界。据悉,“尊严”组织希望家属先离开现场,等检察官来勘验过后,处理完文件,家属才会再回来。从进入“死亡屋”到宣布死亡,历经2小时52分钟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两趟瑞士行花40万吁台推动安乐死

傅达仁一家人两趟瑞士行耗资300万元台币(约40万令吉),他强调:“我是找一个法治、公正、自由、人权的国家来做,我一定要跑到这来,300万!如果我们国家有这个法,不但不花300万,也不需要客死他乡。”

尽管他身体极度不适,依然悬念台湾的安乐死法案,并以自身案例为例,呼吁政府与社会正视相关议题,加速推动台湾安乐死法案。

傅达仁在家人的陪同下走进“死亡屋”。(苹果日报)

瑞士死亡之屋喝药10分钟终结生命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瑞士有几家“辅助/陪伴性自杀”机构,分别是“解脱”、“永恒的精神”、“生命周期”与“尊严”,“解脱”只收瑞士公民和永久居民,后面3家则对外国人士开放、客户不限国籍。

“尊严”5月17日创立满20年,执行辅助自杀的客户人数超过2532人,如果傅达仁7日如愿结束生命,他将成为第一个公开在“尊严”执行辅助自杀的台湾人。

“尊严”曾为超过2532人执行辅助自杀,向来神秘低调,官网指出,该机构1998年5月17日创立于苏黎世近郊小镇“弗池”(Forch),联络的邮政信箱也设在弗池。

sponsored links

 

根据“尊严”官网,该机构会员来自69国,人数逾7100人,20年来已辅助超过2532人自杀,45%以上是德国人,其次是英国人。由于德国客户居大宗,2005年在德国汉诺威设立分部。

入会须缴年费300美元(约1190令吉),会员缴交英文简传、自愿书及3个月内英文病历,审核通过后,支付医生鉴定费4000美元(约1万5900令吉)。会员接受电话访问后,需到瑞士与医生面谈两次,获得“绿灯”资格后,才能执行辅助自杀,流程约3、4个月,执行阶段需再付4000美元费用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尊严强调,执行过程完全尊重病患意愿,先请他签署文件,接着服下止吐剂,半小时后再喝医生调配的麻醉剂“硫喷妥钠”(又称戊硫代巴比妥),因为硫喷妥钠非常苦,他们会准备巧克力或饮料让病患舒缓口感,并鼓励他说出最后的话语,与亲友道别,然后他会陷入昏迷状态,最后因呼吸系统瘫痪,在10分钟至1小时内死亡,“尊严”会派2名护理人员监控录影,瑞士警察也会在旁观察待命。

纵横篮坛与媒体圈曾在大马当篮球教练

傅达仁这位纵横台湾篮坛及媒体圈的传奇人物,他不仅是首位率领外队打败台湾队的教练,也是让台湾运动转播更生动的先驱者,曾经在马来西亚当篮球教练。

退休后的傅达仁转担任教练,也同时进入媒体,在警察广播电台期间,配合教育部的“南向政策”,留职停薪前往马来西亚执教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1969年在第5届亚洲男子篮球锦标赛,傅达仁率领马来西亚国家队击败中华队,写下了傅达仁在台湾篮坛难以抹灭的一页,虽然被有些比较激动的球迷骂成卖国贼,但身为台湾教练却打败中华队,傅达仁前无古人,可能也后无来者。

他发明的许多用语,篮球的“火锅”与棒球的“坏坏坏,连三坏”等,相信不会随着时间流逝而被遗忘。

傅达仁的父亲傅忠贵是国民革命军少将,1938年战死于山东,母亲也早逝,成了孤儿,直到就读南京的国民革命军遗族学校,生活才比较安定,15岁以国军遗孤身分随着国民政府来台。

傅达仁以公费完成小学学业,中学时被选为篮球校队,半工半读兼顾篮球与学业,接着考进台湾省立法商学院(现国立台北大学),25岁当选国手,只打两年就退休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sponsored links

 

文、图、视频:台湾苹果日报

参考来源

 

 

亲,请给文章个赞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