患寄生虫爬满身幻想症 阿嬷抓破皮肤 香烫止痒

 

 

(新加坡5日讯)无数小虫满身爬,阿嬷奇痒难忍,抓破皮肤流血也没用,甚至用线香烫伤自己止痒,最后被确诊为患上寄生虫幻想症。

新加坡《海峡时报星期刊》报导,前洗碗工刘妙鸾(75岁)7年前几乎每天都会觉得双手双脚爬满无数小虫,不断撕咬,令她奇痒难耐。

为此,刘妙鸾访遍名医,身上也涂过各种药膏,但都只是暂时见效,无法根除她的瘙痒感,手脚上的皮肤都被挠出一道道血痕。

刘妙鸾最终采取极端的手段,在家中神台前用线香烫伤自己,藉以减轻瘙痒。

她说:“这股瘙痒实在太过痛苦,让我食欲全无,只想通过睡觉来逃避。相比于让小虫子爬满全身,被线香烫伤的痛苦实在是微不足道。”

虽然孩子一再劝阻她这么做,但刘妙鸾依然会趁孩子不注意时,偷偷用线香烫自己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属皮肤疾病及心理疾病

然而,刘妙鸾身上并没有任何小虫,这一切只不过是患上寄生虫幻想症后的幻觉。

这种病症被视为既是皮肤疾病,也是心理疾病,患者坚信自己的身体被虫子入侵,会试着用各种方法来“驱虫”,减轻痛苦。

刘妙鸾虽然至今依然坚信身上有虫,但经过治疗后如今已能够正常生活,只是需要复诊及每天服药。

她说:“虽然我看不到身上的虫子,但如果我不吃药,它们就还会回来。”(人名译音)

感觉虫爬入肛门

妇女卫生棉浸杀虫剂

一般上,寄生虫幻想症患者需要进行皮肤病和精神疾病方面的治疗,但具体起因目前仍然未解。

一名陈姓心理疾病专家指出,这类患者十分坚信体内“长有寄生虫”,没有人可以动摇这种念头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他说:“患者会认为自己身上有爬虫、虱子、苍蝇、跳蚤,还有其他生物存在,他们会长时间的谈论病情,并想方设法去除这些东西。”

患者念头坚定 专家难治

另一名郑姓皮肤科专家也指出,出现这种病情的患者相当难治,因为“他们完全深信体内长有虫子”,一些人还会因医生指这是心理问题而生气。

他说:“我们不会当面挑战患者的认知,需要先比较小心地获得他们的信任。”

寄生虫幻想症相当罕见,目前国际医学界也没有确切资料显示受影响的患者人数。

患者一般会表现出古怪的行为,包括反复抠挖或刮伤皮肤,并自己想方法尝试消灭这些隐形的寄生虫。他们使用的物品包括热水、醋和药油,甚至漂白剂、过氧化氢和杀虫剂等腐蚀性化学品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根据医学文献,美国曾有一名58岁妇女,用女性经期使用的卫生棉条浸泡杀虫剂,因为她相信有寄生虫爬入肛门。

也有狮城患者为了“灭虫”,尝试销毁家具,甚至火烧衣服和用煤油淋在皮肤上。

担心传染 阿婆不敢抱孙

寄生虫幻想症目前的患病率未知,负责为超过八成皮肤病患者提供治疗的国家皮肤中心向《海峡时报》透露,每年有大约15至25名寄生虫幻想症病患求诊。

狮城的严重案列中,有病患为了止痒灭虫,用刀自残“杀虫”,也有人用尽各种消毒药水与杀虫剂。

每年15病患求诊

还有一名阿婆因为怕传给身边人,孙儿出生4年没有被她抱过。

此外,也有海外病患病会点烟塞耳朵,要把虫子燻死,以及在杀虫剂里泡澡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